话说中学校长补“钙”

话说中学校长补“钙”


程红兵


  如今社会中人普遍缺钙,下至7岁儿童,上至8旬老翁,都要补钙。也不知什么原因,生活好了,营养丰富了,反而缺钙。如今的中学校长几乎都是科班出身,堂堂大学毕业生,甚而是研究生毕业,按通常说法毫无疑问是知识分子,应该是很有作为的,然而和理想的校长相比,似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借用通俗的概念也可以说是缺钙,因而出不了大家。钙是什么?
  有人问20世纪最伟大的大提琴家卡萨尔斯如何成为一个大提琴家,卡萨尔斯回答说:先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写的人,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写的音乐人,再然后就成为一名优秀的大提琴家。借用这个说法,要成为一个教育家,首先要成为一名大写的人,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知识分子,最后成为一个优秀的教育家。
  作为教育家的上位概念是知识分子,什么是知识分子?流行的观点是大学毕业生即为知识分子,然而华莱士曾经幽默地说到:发现了比女人更有趣的东西的人,就是知识分子。什么是比女人更有趣的东西?知识分子有哪些不可或缺的重要素质?我想作为知识分子起码应该具有三个基本素质:“知”、“识”、人文关怀之心。大学毕业意味着获取了相关学科系统的“知”,但不一定有“识”,不一定有人文关怀之心。
  我们这里着重谈知识分子的“识”,所谓“识”,我以为就是思想见识,是带有鲜明个性特点的思想见识,这就是中学校长的“钙”。缺钙的人是站不起来的,萎缩,萎靡,软弱,消极。同样我们这里说的“钙”也是影响一个中学校长能否站立起来并进而有所发展的关键因素,也是影响一个中学校长有无大作为的关键所在,也是决定能否产生教育家的关键所在。我们常常津津乐道人是思想的苇草,人是思想的冒险家,我思故我在,以我的思考、我的思想来证明我的存在。我们常常说我们校长是思想的播火者,是播撒阳光的人,罗曼·罗兰说过:“要播洒阳光到别人心中,总是自己心中有阳光。”
  思想从何而来呢?
  思想从思想中来。思想来自自身的不懈思考。那么如何思考呢?校长要学会思考,既要居高临下,也要脚踏实地。我们脚下的土地,就是我们现在所从事的教学,这是工作、创造的根本所在。别忘了我们的初衷,尼采曾经自豪地说:为什么我比别人知道得多,为什么我是这样聪明。因为我从未思考那些不是真问题的问题。这无疑给了我们许多启发。
  思想从学习中来。学习既可以是读书,也可以是读脑。现在有一种可怕的现象,中学校长无暇静心读书,被许多莫名其妙的事务耗费了许多时间,如此下去,校长的知识库存将会越来越少,知识结构越来越陈旧。中学校长应该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使自己跟上时代,经常读书,经常读脑,所谓读脑是指听专家报告,和同行讨论,直接吸收人们脑海中最新的东西,产生碰撞,激活大脑,激活思维,这是一种很有效的方法,思想的碰撞或许就能产生一个伟大的火花,一个伟大的火花就会带来一连串伟大的行动,一个创新思维会带来一连串的创造。
  思想从研究中来。皮亚杰在1965年出版的《教育科学与儿童心理学》的著作中就曾指出:律师、医生、工程师都“具有一种被人尊重且值得受尊重的学问”,他们“代表着一门科学和一种技术”,大学教师也“代表着他所讲授的这门学科以及他对这门科学钻研的程度。一位中小学教师缺乏可资比较的学术声誉”。“一般的理由是:别人认为,尤其坏的是,他自己也认为:学校教师无论是从技术和科学的创造性上来说,都不是一个专家,而只是一个知识的传递者,这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事”。正是由于传统的教育制度把教师束缚在知识传递者的位置上,广大教师包括校长脱离了科学、失去了从事教育科学研究的机会,因而缺乏应有的学术声誉,不能从中产生出杰出的研究者。其实我们校长不仅处于极为有利的研究位置,而且还拥有最佳的研究机会。校长有能力对自己的教育行动加以反思、研究与改进,由校长来研究改进自己的专业工作乃是最直接最适宜的方式。外来的研究者对实际情境的了解往往不那么深入,因此提出来的研究建议往往无法切入。校长最主要的活动场所是学校是课堂,从实验研究的角度看,学校、课堂是最佳的教育研究的实验室,校长可以通过一个科学研究过程来系统地解决学校、课堂中遇到的问题。这使校长拥有了研究机会。从自然观察的角度看,任何外来研究者都会改变学校、课堂的自然状态,如要想既达到目的,又不改变原有的气氛与状态,就只有依靠校长,校长是最理想的观察者,因为校长本来就置身于学校教学中,他是掌握观察方法、了解观察意图而又不改变原来学校情境的最佳人选。英国教育家贝克汉姆认为,教师拥有研究机会,如果他们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不仅能有力地迅速地推进教学技术,而且将使教师工作获得生命力与尊严。我们要使自己站在教学研究的最前沿,努力去研究探索,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研究者、知识分子。
  思想从批判中来。要有新的思想,就要具备创新精神,要具备创新精神,就要学会否定,敢于否定,没有否定哪来的创新?科学之所以是科学,不仅在于它的可证实性,而且还在于它的可证伪性。辨证法就其本质而言,是不崇拜任何东西,在对事物作肯定的理解的同时,也包含了对事物的否定理解。马克思有一句著名的座右铭:怀疑一切。我国著名思想家庞朴80多岁的高龄还提出一分为三的新观点,而且言之成理。十分难能可贵。我们教师也应该具有这种精神,敢于否定自己,敢于否定过去已经习惯了的东西,敢于否定权威认可的东西,这样才可能有所创新,有所发展。两院院士王选曾经很有感慨地说到:世上有些事情非常可悲和可笑,当他26岁在最前沿、处于第一个创造高峰时没有人承认,真正是权威的时候不被承认,反而说他在玩弄骗人的数学游戏,当他已经脱离第一线,55岁创造高峰已经过去了,不干什么事情了,已经堕落到了靠卖狗皮膏药为生的时候却说他是权威,1992年开始连续三年每年增加一个院士头衔。他一再告诫青年:千万别把院士看成当前的学术权威。21世纪的校长不应再迷信权威和书本,应该坚信,一切现存的文明都是对人类过去经验的总结,他要做的是如何站在过去人的肩上向新的高度攀登。21世纪的校长将不应再迷信自己,不再把自己的职业角色神化,敢于批判自己,甚至敢于否定自己。事物在发展,时代在前进,校长不可能穷尽过去和未来,他要做的就是在不断地批判自己中创新。
  思想从创造中来。马克思在论及职业选择时,曾写过一段令人难忘的名言:“能给人以尊严的只有这样的职业,在从事这种职业时,我们不是作为奴隶般的工具,而是在自己的领域内独立地进行创造,”他接着还指出,具有创造性质的职业,“甚至最优秀的人物也会怀着崇高的自豪感去从事它。最合乎这些要求的职业,并不一定是最高的职业,但总是最可取的职业。”在我们这支校长队伍中的大多数人,恐怕还远未达到“在自己的领域内独立地进行创造”的水平,所以,重温和思考马克思的这段话,对于今天我们全面认识校长职业的价值,尤其是发现这一职业对于中学校长而言的内在生命价值,是十分重要的。首先马克思强调“独立地进行创造”的职业能给人尊严,给人以尊严的职业是与人的生命的本质和高级需要的满足直接相关的职业,独立地创造,正是人的生命存在的本质方式,即使在生理学的层面上,生命的存在,也是通过个体与环境的能量交换,并以个体独立的方式,内在地完成新陈代谢这一生命物质转换的创造过程。人的智慧的发展、精神世界的丰富更是如此,没有人可以不通过个体的经验与独立的体悟,就能完成将外在的知识、文化以及其他人的创造转化为自身的发展与成长。所以说,“独立地创造”是生命之树常青之源泉,决不是诗意的赞美,而是对生命本质的观照。同时,人的生命力也只有在创造活动中才能焕发,才能为社会做出具有不可替代性价值的贡献。职业生活,是人成年以后生命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质量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的生命质量,同时也造就了个体的生命质量。因为,人怎样度过生命的日常方式,会决定人成为怎样的人,人要想成为有尊严的人,就应该选择富有创造性的职业,并以创造性的劳动去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在创造性的劳动中,享受因过程本身带来的自身生命力焕发的欢乐。
  日本有一位著名的社会学家福山先生,他曾经提出“历史终结论”,其理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进步的终点,因为今天和将来没有足以推翻它的基本矛盾。对他的观点我不敢苟同,但是我可以借用其中的一个思维方式,矛盾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众所周知,中学教学存在许多矛盾,这正说明中学教学具有长足发展的动力,同时也说明它给我们中学校长留下了非常广阔的创造发展空间。
  除了“知”“识”之外,知识分子还应具有人文关怀之心。
  今天西方人常常称知识分子为社会的良心,认为他们是人类的基本价值(如理性、自由、公平等)的维护者,一方面根据这些基本价值来批判社会上一切不合理的现象,另一方面则努力推动这些价值的充分实现。作为校长这一特殊的知识分子,应该具有人文关怀之心,他们深切地关怀国家、关怀社会,其职业体现就是许身孺子、献身教育事业,托尔斯泰认为,把热爱教育事业和热爱学生结合起来,是教师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的品质。他说:“如果教师只有对事业的热爱,他将成为一位好的教师。如果教师只要有像父母亲一样对学生的热爱,他会比一个读遍所有的书,但既不热爱事业,也不热爱学生的教师好。可是如果教师既热爱事业,又热爱学生,他就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教师。”校长同样如此。
  雅斯贝尔斯说: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智知识和认识的堆积。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这就需要校长具有一种宗教承当的精神。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看法,提出来就教于大家,不知诸位以为当否?

发表评论